HOME 媒体报道 能治愈风湿病患者身心的双重痛苦 ——访下北泽医院院长山口晃弘

媒体报道

能治愈风湿病患者身心的双重痛苦 ——访下北泽医院院长山口晃弘

2015-11-04 13:30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5/11/04 12:12:39

风湿病涉及周身多个系统和器官,而且临床症状复杂多变,是难以根治的疑难杂症之一,也是让人丧失劳动力和致残的主要病因。如果得不到正确、合理的治疗,风湿病人的关节、骨骼会变形,形成功能障碍,影响生活和工作,最终导致行动不便,生活无法自理,在季节转换时还容易引起并发症危及生命。

目前,中国有六分之一的人口都患有风湿病,然而风湿病学科在中国起步的比较晚,在省市级医院里都属于弱势科室,没有一定的临床研究,在治疗上也大多依赖“偏方”。

日本,是全球公认的医疗先进国家。为了了解日本的风湿病学科现状以及先进的治疗法,日前,我专程走访了东京都内的下北泽医院,采访了该院院长、有25年风湿病治疗经验的专家山口晃弘。

内科外科配合对风湿病双管齐下

《日本新华侨报》:风湿病是种慢性疾病,据统计,日本每100人里就有1人患有风湿病,您是风湿病领域的权威,下北泽医院又是日本全国治疗风湿病患者最多的医院,所以我想跟您了解一下日本在治疗风湿病上的方法和特色。

山口晃弘:可以说,风湿病是个全球通病,日本的风湿病患病比率大概在08.%-1%之间,欧美国家的情况也差不多。风湿病不会立即造成患者死亡,但是很难根治,这种痛苦往往伴随患者一生,而且治疗过程漫长。所以,在开始给患者治疗前,我会进行充分的说明,让患者对病情有一个充分的认识,以及治疗的内容和危险性,比如需要长期服用药物以辅助治疗,但是药物的效果不会立即体现出来等,患者都要事先了解到。抗病是个长期的过程,尤其是风湿病,但抗病的主体是患者而不是医生,所以要让患者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并能积极主动的配合治疗,

风湿病治疗分为外科治疗和内科治疗,我是内科治疗的专家。风湿病的患者里女性要多于男性,40岁后的发病率会显著上升,一旦发病,就很难根治,由于发病过程漫长,所以很多人都是上了年纪或病入膏肓才想到要去医院治疗。其实,如果能做到早期发现,就有希望根治,而且不留痕迹。

风湿病的早期症状之一,就是手腕疼或手指的第二关节疼,特别是在早晨。如果只靠服用止痛药来控制,指关节就会逐渐变形,也有的患者选择去外科做手术,但手术只能治疗局部,不能阻止其他关节病变、恶化。在治疗风湿病领域,最为理想的,就是内科和外科相互配合,但能做到这一点的医院还很少很好。

最近10年,风湿病领域出现了短时间就能见效的生物药剂注射,这是治疗上的一大进步。风湿病对于患者最直接的危害就是关节肿痛,所以在治疗时,我会想办法先缓解患者的疼痛,向关节处直接注射类固醇或肾上腺皮质,有8到9成患者都反映症状得到了控制和改善。一般关节肿痛需要服药2到3个月才能得到缓解,但注射是高浓度成分直接作用于患部,在极短时间内就能见效,我院的大多数患者是在注射的3小时后或第二天早晨感到疼痛明显减轻,偶尔有注射10分、15分钟后就感觉疼痛明显减轻的患者,但我认为这其实还有一种心理暗示在其作用。

从患者角度出发用颜色安抚情绪

《日本新华侨报》:有很多患者都反映,下北泽医院的氛围“不像家医院”,当然,这是一句好评。我进来时也特别注意了一下,一楼大面积使用鲜亮的绿色,二楼就又不一样了,好像每个楼层都有自己的主题色调一样。这是您的设计吗?出于什么理由呢?

山口晃弘:我从小就怕去医院,即便现在也是这样,只要踏进不熟悉的医院大门,心里就会有些紧张。医院本身就是让人容易紧张的地方。

为了保护患者隐私,如今医院的各科门诊、坐镇医生的房间都用帘子挡上了。这样一来,里面的患者是安心了,但外面候诊的患者却变不安了。患者会想,里面的医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在里面在干什么?我进去他会怎么对我?所以我院的坐诊医生的房间门外,不仅要挂上自己的照片,还要有一篇简短活泼的介绍文,说说自己的性格、爱好等,让患者在进房间前,心里对医生有个大致的了解。我的介绍文里写的是讨厌黄瓜、西瓜、哈密瓜,很多患者进来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西瓜多好吃啊,为什么要讨厌它?还有的患者会说,山口医生您本人和我刚才想象的不大一样嘛。有了这样一个铺垫,医生和患者之间的距离就缩短了很多。

有科学研究证明,颜色能对人产生心理暗示的作用,比如蓝色的房间会让人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而红色的房间会让人感觉时间过得很慢。所以我院根据楼层的不同和用途的不同,在装修时采用了不同的主题颜色,这也是缓解患者紧张、焦急心理的方法之一。

建游泳池帮助风湿患者恢复机能

《日本新华侨报》:下北泽医院在治疗风湿病领域业绩出众,但我刚才看了一下资料,这其实是家综合性医院,从健康体检到治病抓药到机能恢复训练都有,而且还有一个游泳池。这在日本全国都很少见吧。

山口晃弘:是的。下北泽医院的前身是由福原夫妇建立的“福原医院”,现在夫妇两人都过世了。福原夫人患有风湿病,她在美国学习了游泳池健身法回国后,就在医院里设计了一个温水游泳池。膝盖和脚踝有严重关节炎的人在走路时腿部要承受体重压力,所以一走路就疼,渐渐的就不愿意走路了,整天躺在床上,越躺肌肉越少,再想走路也走不动了。而水的浮力能帮助腿部减轻承重负担,重症关节炎患者也可以在温水游泳池里进行行走练习,锻炼腿部肌肉,卧床不起的人也有希望通过锻炼重新恢复行走能力。

我院在贴合地域需求,为地域患者提供全面的医疗服务的同时,对治疗风湿病格外重视,可以说是在继承福原夫妇的遗志。

欢迎中国患者亲自体验治疗效果

《日本新华侨报》:据统计,中国也有六分之一的人口患有风湿病。近年来,日本政府一直大力推行“医疗观光”。下北泽医院能对应中国患者吗?您有为中国患者治疗的经验吗?

山口晃弘:我目前只接触过两位中国患者,但是他们都长期生活在日本,日语很好。

从医生的角度来说,即便拥有最尖端、最高超的医疗技术,也不能大肆宣传,总要患者亲自体验一下才知道,就像具有速效性的注射疗法一样。我也希望有机会能为中国患者提供医疗服务。我相信,中国患者来我院就诊,一定会十分满意的。

从医院经营的角度来说,日本的人口正在逐年减少,制造业、零售业都有很大的危机感,其实医疗界也是同样。日本的医疗技术和医疗环境是在不断进步的,而且进步的速度很快,有的领域已经超越了欧美国家。如果能够为更多国家的患者提供完善的医疗环境和尖端的医疗技术,可以获得患者与医院双赢的效果。

拥有25年经验同时治愈患者身心

《日本新华侨报》:我是文字工作者,所以对书籍的兴趣特别浓厚,我看到您房间里有个书柜,书柜里的书籍涉猎广泛,有文学小说、科学技术,还有宗教思想类的,不大像是一个医生的书柜。所以我很想知道,您选择医生这份职业的契机是什么?又是什么原因让您专攻风湿病?

山口晃弘:我的父亲是本田汽车公司的员工,我一度认为自己会子承父业,从事技术类工作。但是想到要整天面对着冰冷的机械,我又觉得那样的人生也太寂寞了。我希望能多与人接触,最好能凭自己的力量帮助到别人,于是高中毕业后就考进了医科大学。

在外科实习期间,我也做过几场手术。手术是在患者被麻醉、没有意识的状态下进行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患者就像一台机器,主刀医生只专注于摘除病灶就可以,和流水线作业一样,而不是把患者当成一个整体来对应,来关怀。这跟我的初衷有出入,因此我最终选择做一名能同时治愈患者身心的内科医生。

风湿病种类多种多样,难以根治,病因也难特定,而且是困扰一生的疾病,需要有医生根据患者个体的不同,制订最为适合的个人治疗计划,帮助患者一步步缓解疼痛,改善病情,恢复功能等,考虑到这一层,我就决定了将治疗风湿病作为自己一生的课题。这一干,就是25年。在治疗风湿病的同时,我也全力帮助大家提高自身的修复能力。

 采访后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在医患纠纷成为中国一大社会问题的今天,同理心成为医护人员的一堂必修课。通过和山口晃弘院长的接触,我能感觉到他是一位将心比心,设身处地的考虑患者心情,始终从患者的角度出发的医生,就连院内的色彩运用和门前的介绍文也都体现了这一点。医学的最终目的就是减轻患者的痛苦,这痛苦来自于肉体,也来自于内心。能够从同理心出发,又具备丰富的医疗技术和经验的医生,才能同时治愈患者的肉体和内心。山口晃弘院长无疑就是这样一位医生。

(转载本文请注明出处,有违必究)

返回头部 在线咨询 微信客服
霓虹医療直通車微信客服

扫一扫加入

微信医疗咨询

热线电话

咨询热线 400-756-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