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媒体报道 连续六年脊椎手术件数全日本第一 ——访东京腰痛诊疗院院长三浦恭志

媒体报道

连续六年脊椎手术件数全日本第一 ——访东京腰痛诊疗院院长三浦恭志

2015-09-30 15:37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因为原因多样,不好特定,所以腰痛,就变成了众多人无法摆脱的“老毛病”。针灸、推拿、伤湿止痛膏等,只能起到暂时性的缓解作用。又因为腰椎包括在脊椎里,是支撑人体的“顶梁柱”,给“顶梁柱”动手术,人至少要一个月内无法下床活动,上年龄的人更会因此而肌肉萎缩,从此长期卧床。难道世间就没有一种可以根治腰疼,又不影响人活动能力的“两全法”吗?

各方查询后,记者了解到,爱知脊柱专科医院是日本首家能够提供这种“两全法”的医疗机构。这是一家以微创技术治疗颈椎、胸椎、腰椎等疾病的专科医院,在该院做过腰椎间盘突出微创手术的患者,最快当天就可以下床回家,。即使是椎管狭窄手术,也可以在2到5日内出院。为了方便更多患者,该院又在东京的一等繁华地银座,也开了一家分院。日前,记者前往银座,对东京腰痛诊疗院院长、日本脊柱微创手术(MISS)的先驱三浦恭志进行了专访。

脊椎精密检查究明腰痛根本原因

《日本新华侨报》:在我的印象中,腰痛属于中老年人多发的疾病。但是最近几年间,年轻的白领阶层里也有不少人被腰痛所折磨。我身边甚至有一痛就是十年多的人。因此我想请教您,腰痛的根源是什么?真的无法根治吗?

三浦恭志:伴随着日本老龄化社会的加剧,受腰痛、脊椎痛困扰的患者逐年增多。与此同时,有更多的正活跃在职场第一线的年轻人也有了腰痛的“老毛病”。可以说,在当下,腰痛已经不再是某个年龄段的 “专利病”了。

一般来讲,年轻人最常见的就是腰椎间盘突出,老年人最常见的椎管狭窄,再加上骨质疏松等,很容易发生压迫性骨折。腰痛,其实不单单是腰部的问题,和颈椎、胸椎等脊椎的其他部分都有关联,不能腰痛就治腰,在腰痛的背后可能还隐藏着颈椎、胸椎等部位的疾病。

为了找出腰痛的根本原因,我院会建议患者先接受一次由日本脊椎精密检查协会、日本脑神经外科专家认定推荐的脊椎精密检查。检查内容可以从颈椎精密检查(包括颈椎MRI、CT、X光)、胸椎精密检查(包括胸椎MRI、CT、X光)、腰椎精密检查(包括腰椎MRI、CT、X光)三种套餐中选择,只要半天时间就能完成,9成以上的患者在检查的当天就可以拿到诊断结果。这是日本目前最为精密、最为高效的检查。

这项检查还适用于原因不明的手脚麻痹、后背疼痛、头痛、肩痛、肩周炎、腿部走路无力,以及正在犹豫要不要接受医生建议的脊椎手术,或是医生认为不需要做手术,但本人感到疼痛难忍的情况。尤其适用于常年腰痛,换了多家医院也没查出根本原因的患者。

普通医院在对应腰痛患者时,一般只拍X光,然后就开药或是做按摩,最为关键的诊断结果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出来,或是根本就给不出诊断结果。这也是让人们误以为腰痛无法根治的原因之一。我院的做法是由有着丰富临床经验的多名专家,依据脊椎精密检查的结果进行多方面分析、诊断,为患者介绍、提供最佳的治疗方案。

我院就是这样一家通过身体负担最小,最为自然也是最为快速的微创手术来改善、根治腰痛、背痛、颈椎痛等症状的专科医院。

微创PELD能让患者术后下床回家

《日本新华侨报》:脊椎支撑着人体,就像一栋房子的顶梁柱一样。给“顶梁柱”动手术,恐怕“房子”也很难支撑。但我听说东京腰痛诊疗院的手术能够让患者在手术当天就下床回家,这是真的吗?您是怎样做到的?

三浦恭志:我院是平均每年要做1300多例脊椎手术,有着近20年治疗颈椎、胸椎、腰椎等疾病经验的爱知脊柱专科医院在东京的分院。在爱知脊柱专科医院的患者中,来自人口密集的关东地区的比例最高。为了方便关东地区的患者,所以2011年在东京的银座开设了东京腰痛诊疗院。作为爱知总院的手术中心负责人的我,就担任了东京分院院长一职。

根据病情不同,我院有多种手术法可供选择。比如治疗腰椎间盘突出有激光治疗法、高频手术刀、经皮内视镜激光腰椎间盘摘除术(PED·PELD)和脊椎内视镜椎间盘摘除术(MED);治疗椎管狭窄有脊椎内视镜椎弓切除术(MEL)、脊椎棘突间间垫片术等微创椎管扩大术;治疗颈椎间盘突出有激光治疗和经皮内视镜颈椎间盘摘除术;治疗椎体圧迫性骨折和假关节有椎体增幅形成术等。即便是同样的病名,因为病患程度不同和部分不同,可供选择的手术法也不同,这要根据患者的精密检查结果进行详尽的说明。我院做的都是让患者能够当天回家的手术。如果需要住院治疗的话,我会推荐患者去爱知脊椎专科医院。

和传统的开放手术相比,微创手术创伤小、出血少、风险低、术后护理简单,不会引起并发症,不影响患者免疫力,能将对正常组织的损伤程度降至最低,可以保证患者在手术当天或一、两天后下床回家,因此赢得了患者极高的信赖和支持率。尤其是工作繁忙的上班族,术后可以在短期内重返职场,年龄大、体力差的老人也不用担心自己因术后长期卧床而肌肉萎缩甚至失去行走能力,从前,80岁以上的患者是不能接受外科手术的,但微创手术改变了这一状况。最为高兴的恐怕还要属女性患者,因为椎间盘突出手术使用的内视镜大小在3毫米到8毫米左右,所以术后痕迹非常小,能够让女性患者在重获健康的同时保持美丽。

和普通医院相比,我院还有一个优势,就是能以最快速度为患者安排手术。比如老年人常见的压迫性骨折,普通医院一般要让患者等上一到两个月才能手术,而我院在患者就诊当天就可以进行手术准备,而且术后就能回家,绝不让患者在痛苦中等待。

对于远道而来的患者,我院会在术后安排他们去帝国饭店或东京站酒店免费入住一晚,第二天再来我院复诊。没有问题的话,复诊后就可以做新干线或飞机回去。

中国游客可以通过翻译预约我院

《日本新华侨报》:东京腰痛诊疗院离地铁银座站很近,交通便利,十分好找。而银座,又是访日中国游客的必游地之一。如果能在银座观光购物的同时抽出两天时间解决腰痛苦恼,对于中国游客来说真可谓是一举两得。您接触过中国患者吗?能为中国游客提供精密检查和微创手术吗?

三浦恭志:有一位日本企业在中国分公司的总经理,他是中国人,有腰痛的“老毛病”,通过日本这边的公司总部联系了我院,由我担任他的手术,也有一些中国患者是通过旅行社、翻译人员,或在日本的亲人朋友介绍过来的。

希望中国游客到我院就诊时,能够和翻译一起前来,同时也要保证在日本有充分的滞在时间。以前有位中国游客以为自己是腰椎间盘突出,只要来我院做个PELD手术就行,但精密检查的结果却发现了其他病因。所以我院在不清楚具体病情或没看到精密检查结果的前提下,无法向中国游客承诺就诊当天或第二天就能动手术,也无法保证在中国游客逗留东京的这一周内动手术。

所以,中国游客最好是先在我院做一次脊椎精密检查,我会根据检查结果判断哪种治疗法最合适。如果是术后马上可以下床、回国的治疗法,我会立即着手治疗,如果是需要准备一段时间的手术,我也会和患者协调,确定手术时间,如果需要在爱知脊椎专科医院做手术的话,那里有一位持日本医生执照的中国医生可以协助患者安心治疗。

要以最尖端的手术造福更多的患者

《日本新华侨报》:您是日本脊柱微创手术(MISS)的先驱,也是全日本脊柱领域手术案例最多的专家。能透露一下您的从医经历吗?为什么选择了整形外科和脊柱领域?

三浦恭志:我从小就觉得自己双手挺灵巧,所以有段时间我想长大后做个工匠。后来在父亲的一些影响下,我选择了医学专业。我的父亲也是位医生。

我在大学里到各科都研修过,感觉还是整形外科最适合自己,而且外科医生和工匠很像,都要使用凿子和锤子。以前,我在爱知县一所大型医院工作,当时院内只有我这么一位脊椎外科医生,在感到巨大压力的同时也满怀抱负,“这个地区的所有脊椎病都包在我身上了!”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才让我在短期内就积累了大量的临床手术经验。

后来,伊藤整形外科・内科的伊藤不二夫院长跟我说,他想引起全球最新的经皮内视镜手术PED·PELD,希望得到我的协助。当时,日本还没有这项手术技术,为此,我和伊藤院长就在世界各地找有最新的脊椎微创技术的医院研修,回国后创建了爱知脊柱专科医院。很快,我们的手术技术得到了患者的支持与肯定,如今,爱知脊柱专科医院的平均年手术案例不是排在全日本第一就是全日本第二。
脊柱微创手术能够最大程度的减轻患者身体负担,以更为自然的方式进行治疗,让患者以最快的时间恢复正常生活与工作。今后,我会进一步推广这一手术技术,希望能让更多的患者告别痛苦。

采访后记:采访结束后,三浦院长为《日本新华侨报》签字——“天人合一”,而这恰是标志着中医由经验医学上升为理论医学的典籍——《内经》的主张。看来,这位将西方脊柱领域最为尖端的微创手术第一个引进日本的三浦院长在治病救人时,是既有西医的微观精确性,又追求中医的宏观准确性。

(转载本文请注明出处,有违必究)

返回头部 在线咨询 微信客服
霓虹医療直通車微信客服

扫一扫加入

微信医疗咨询

热线电话

咨询热线 400-756-1151